沈从文:爱欲

2019-11-18 作者:服饰纺织   |   浏览(123)

  这未亡人还依然在月光下如仙,在日光下如神,使见到她的人目眩神迷,心惊骨战。爱她的人还依然极多,她也依然同从前一样,贞静沉默的在各种阿谀各种奉承中打发日子。

  她自己以为她的心死了,她的心早已随同丈夫埋葬在土中去了。她自己不掏出来,别人是没有这分本领把它掏得出来的。

  到后来,一些从前曾经用情欲的眼睛张望过这个妇人的,因爱生敬皆慢慢的离远了。为她唱歌的,声音皆慢慢的喑哑了。为她作诗的,早把这些诗篇抄给另外一个女子去了。

  有一天,从别处来了一个弹筝人,常常扛了他那件古怪乐器,从这未亡人住处门前走过。那乐器上十三根铜弦,拨动时,每一条铜弦皆仿佛是一张发抖的嘴唇,轻轻的,甜蜜的靠近那个年轻妇人的心胸。听到这种声音时,她便不能再作其他什么事情,只把一双曾经为若干诗人嘴唇梦里游踪所至的纤美手掌,扶着那个白白的温润额头。一听到筝声,她的心就跳跃不止。

  当她明白那声音是从一只粗糙的手抓出时,她爱了那只粗糙的手。当她明白那只粗糙的手是一个独眼,麻脸,跛足的人肢体一部分时,她爱了那个四肢五官残缺了的废人。她承认自己的心已被那个残废人的筝声从土中掏出来了。她喜欢听那筝声。久而久之,每天若不听听那筝声,简直就不能过日子了。

  那弹筝人住处在一个公共井水边,她因此每天早晚必借故携了小孩来井边打水。她又不同他说什么。他也从不想到这个美丽妇人会如此丧魂失魄的在秘密中爱他。

  有一天她又带了水瓶同小孩子来取水,一面取水,一面听那弹筝人的新曲。那曲子实在太动人了。当她把长绳络结在瓶颈上时,所络着的不是水瓶颈头,竟是那小雏的颈项。她一面为那筝声发痴,一面把自己小孩放下深井里去,浸入水中,待提起时,小孩子早已为水淹死了。

  附近的人知道了这件事情时,大家跑来观看,却不明白为什么这妇人会把自己亲生小孩杀死。或以为鬼神作祟,或以为死去的副官十分寂寞,就把儿子接回地下去,假手自己母亲作出这事。又或以为那副官死后,因明白妇人过于美貌年轻,孀居独处,十分可怜,故促之把小孩子弄死,对旧人无所系恋,便可以任意改嫁。谈论纷纭,莫衷一是,却无一人想象得出这事真正原因。

  那时弹筝人已不弹筝了,抱了他那神秘乐器,欹立在一株青桐树下。有人问他对于这希奇事情的意见:“先生,一个女人像貌如此善良,为人如此贞静,会做出这种希奇古怪事情,你说,这是怎么的?”

  “我以为这女人一定是爱了一个男子。世界上既常有因受女人美丽诱惑而发昏的男子,也就应当有相同的女人。她必为一个魔鬼男子先骗去了灵魂,现在的行为,正是想把身体也交给这魔鬼的!”

  那弹筝人听到这样愚蠢的询问,有点生气了,斜睨了面前的人一眼,就闭了他那只独眼说道:“你难道以为女子会爱一个象我这种样子的男子么?”

  那人看看话不投机,说来无趣,便走开了。至于这弹筝人,当然是料不到妇人会为他发痴的。

  到了晚上,弹筝人正独自一人闭着独眼在月下弹筝,妇人就披了一件寝衣走去找他。见到他时,同一堆絮一样,倒在他的身边。弹筝人听到这种声音,吃了一惊,睁开独眼,就看到一堆白色丝质物,一个美丽的头颅,一簇长长的黑发。弹筝人赶忙把这个晕了的人抱进屋中竹床上,借月光细细端详一下面目,原来这个女子就是日里溺死婴儿的妇人。再想敞开妇人那件衣服,让呼吸方便一点时,稍稍把那衣服一拉,就明白这妇人原来是一个光光的身体,除了寝衣什么也没着身!

  妇人等不及弹筝人逃走,就霍然坐起,把寝衣卸下,伸出两只白白的臂膊抱定那弹筝人颈项了。

  但那弹筝的丑八怪,想起日里溺毙的婴孩,以为这是魔鬼的行为。因为害怕,终于弃却了女人同那件乐器,远远的逃走了。而她后来却缢死在那间小屋里。

  我的故事虽然所说到的还是女人。这女人同先前几个女人或者稍微不同一点。我的故事同扇陀故事起始大同小异,我要说到的女人,却似乎比扇陀更能干一些。但也有些地方与其余故事相同,因为这女人有所爱恋,到后便用身殉了爱。她爱得更希奇,说来你们就明白了。

  和扇陀故事一样,同样是一个山中,山中有个隐居遁世的男子搭了一座小小茅棚,住在那里,修真养性,不问世事。

  这隐士小便时,有一只母鹿来舐了几次,这鹿到后来便生了一个女子,长大后像貌端正娴雅,美丽非常。这母鹿所生孩子一切如人,仅仅两只小脚,精巧纤细,仿佛鹿脚。隐士把女孩养育下来,十分细心,故女孩子心灵与身体两方面,都发展得极其完美正常。

  女孩子大了一些,隐士因为自己是一个旧时代的人物,担心自己的顽固褊持处,会妨碍这女孩的感情接近自然,因此特别为女孩在较远处,找寻到一片草坪,前面绕有清泉,后面傍着大山,在那里造一简陋房子,让她住下。两方面大约距离三里左右,每天这女孩子走来探望隐士一次,跟随隐士请业受教。每次来到隐士住处读书问道,临行时,隐士必命令她环绕所住茅屋三周,凡经这个女孩足迹践履处,地面便现出无数莲瓣。

  隐士从女孩脚迹上,明白这个女孩必有夙德,将来福气无边,故常为她说及若干故事,大都是另一时节另一国土女子,在患难中忍受折磨转祸为福故事。女孩听来,只知微笑,不能明白隐士意思。

  有一天,国王因为国家大事无法解决,亲自跑来隐士住处领教,请求这个积德聚学的有道之人,指点一切困难问题。

  到了山中隐士住处之后,见到隐士茅屋周围,有莲花瓣儿痕迹,异常美丽,国王就问隐士:“这是什么?”

  “假如这个山中真有如此美丽脚迹的人,不管她是谁生的,我皆将把她讨作王后。”“凡世界上居上位的皆欢喜说谎,皆善说谎。”

  “我若说谎,见到这个女人以后,不把她娶作王后,天杀我头。你若说谎,无法证明这是女人的脚迹,我就割下你的头颅。”

  隐士眼见到这个国王感情兴奋,大声说话,因为一切全是事实,当时只微笑颔首,不作别的话语。

  时间不久,住在另外一个地方的女孩跑来了,一见隐士身边客人,从服饰仪表上看来,就明白这个人是历史上所称的国王,于是温文尔雅地为隐士和国王行了个礼。行礼完后,站在旁边不动。这女孩既然容貌异常,并且知书识礼,国王有所问时,应对周详,辞令端雅。国王十分中意,当场就向那个女孩求婚。他请求女孩许可,让他成为她的臣仆,把那戴了一顶镶珠嵌宝王冠的头,常常俯伏在她膝边。

  女孩子那时年龄还只一十六岁,第一次见到陌生男子,且第一次听到一个国王向她陈述这种糊涂的意见,竟毫不觉得希奇。她即刻应允了这件事,她说:“国王,既然你以为把王冠搁在我的膝下使你光荣幸福,你现在就可照你意思作去。”

  那国王得了女人的爱情以后,就把女人用一匹白色大马,驮回本国宫中。选择吉日良辰,举行婚礼。

  结婚以后,这个女人被国王恩宠异常。一月以后,为国王孕了个小孩,将近一年,所孕小孩应分娩了,真忙坏那个国王。自从这山中女孩入宫后,专宠一宫,因此其他妃嫔,莫不心怀妒嫉。故当女孩生产落地一个极大肉球时,就有人暗中把王后所生产的肉球取去,换了一副猪肺。国王听说产妇业已分娩,走来询问,为其他妃嫔买通的收生妇人,就把那一堆猪肺呈上,禀告国王,这就是王后所生产的东西。国王听说有这种事情,十分愤怒,即刻派人把那王后押送出宫,恢复平民地位。

  这女孩因为早年跟隐士学得忍受横逆方法,当时含冤莫白,只得忍痛出宫,出宫以后,就匿名藏姓,且用药水把自己像貌染黑,替大户人家做些杂务小事,打发日子。因为出自宫中,礼仪娴习,性情又好,故深得主人信任,生活也不十分困难。

  当王后所生养的肉球下地时,隐藏了这肉球的先把它放在锅中,用烈火煮了三天三夜,估计烈火已把它煮烂了,就连同那口锅子,假称这是国王赏赐某某大臣的羊羔,设法运送出宫。出宫以后,就抬到大江边去,乘上特备的小船,摇到江中深处,把那东西全部倾入江中,方带了空锅回宫复命。

  这肉球载浮载沉一直向下游流去,经过了七天七夜,流到另外一个地方,被一个打渔的老年人丝网捞着。渔人把网提起一看,原来是个极大肉球。把肉球用刀剖开,见到里面有一朵千瓣莲花,每一花瓣,各有一个具体而微非常之小的人,渔人极其惊吓,只听到那一千小人齐声说:“快把我送进你们国王那边去,你就可得黄金千块,白银千块。”

  渔人不敢隐瞒下去,即刻用丝网兜着那个肉球,面见国王,且把肉球呈上。那国王正无子息,把肉球弄开一看,果然希奇,因此就赏了渔人金银各一千块,渔人得了赏赐,回家去了,不用再提。这肉球中小人,却因为在日光空气和露水中慢慢长大,为时不久,就同平常小孩一般无二了。这个好心国王,于是凭空多了一千个儿子,上下远近,都认为这是国王积德,上天所赐。

  这一千小孩到十六岁时,莫不文武双全,人世少见。到了二十岁时,这一千个儿子,便被国王命令,派遣到邻国去战征。各人骑了白马,穿戴上棕色皮类镂银甲胄,直到另一国家皇城下面挑战。凡个人应战的莫不即刻死去,凡部队应战莫不大败而归。这样一来,竟使城中那个国王,无计可施。

  官家方面待到自己无计可施时,于是只得各处张贴上布告,招请平民贡献意见,且悬了极大赏格,找寻能够击退外敌的英雄。

  山中母雇所生的那个女人,知道这是自己的孩子,便穿了破旧衣服,走到国王处去,说她有退兵办法,请求国王许可尽她上城一试。得了许可,走上城去,那时城下一千战士正在跃马挺戈,辱骂挑战。但见城上大旗子下站了一个穿着褴褛像貌平常的妇人,觉得十分希奇,就各自勒马缰,注意妇人行为。

  “你们这些小东西,来到这里胡闹什么?我是你们的母亲,这里国王是你们的爸爸,还不赶快丢下刀枪,跳下白马?”

  女人嘱咐各人站定,把嘴张开,便裸出双乳,用手将乳汁挤出,乳汁便向下射去,左边计分为五百道,右边也分为五百道。一千战士口中,莫不满含甜乳。这一千战士业已明白城上妇人当真是生身母亲,赶忙放下武器,投地便拜。

  一切弄清楚以后,两国战事,自然就结束了。两个国王因为这一千太子生于此国,育于彼国,因此到后就共同议定,各人得到五百儿子。至于那个母亲,自然仍为这一千儿子的母亲,且仍然回转到王宫中作了王后。二十年来使这王后蒙受委屈的一干邪恶争宠嫔妃,因为当时还同谋煮过太子,便通统为国王按照国法一起捉来放到火中用胡椒火烧死了。

  当初那个山中母鹿生养的女人,其所以能够在委屈中等待下去,一面因为受得是隐士薰陶,一面也正因为自信美丽,以为自己眉目发爪,身段肌肤,莫不是世所希少的东西,国王既为这分美丽倾倒于前,也必能使国王另外一时想起她来,爱情复燃于后。因此所遭受的,即或如何委屈,总能忍耐支持下去。如今却意料不到有了一千儿子,且正因为这一千儿子业已长大成人,能够恢复她原来那个地位。但同时却也明白,她其所以受人尊敬,只为了有这一群儿子。且明白如今已老,再也不能使那个国王把戴了嵌宝镶珠王冠的尊贵头颅,俯伏到她的脚边了。她明白这些失去的青春再也无从恢复时,觉得非常伤心。

  她想了七天,想出了一个极好计策。同国王早餐时,就问国王说:“亲爱的人,你还记不记得我在山中时节的样子?”

  “同背诵我自己最得意的诗歌一样,最细微处也不容易忘记。你当时那么美丽,这种美丽影子,留在我心中,就再过二十年,也光明如天上日头,新鲜如树上果子!”女人听到国王称赞她的过去美丽处,心中十分难受,沉默着,过一会儿就说:“我被仇人陷害出宫,同你离开二十年,如今幸而又回到这宫中来了,一切事真料想不到。我从前那些仇人皆为你烧死了,现在却还有一个最大的仇人,就在你身边不远。我已把这个仇人找得。我不想你追问我这仇人姓甚名淮,我只请求你宣布她的死刑,要她自尽在你面前。若你爱过我,你就答应了我这个要求。”

  王后说,她当亲自去把那仇人带来。又说她不愿眼见到这仇人的面,请求国王,仇人一来,就宣布死刑,要那个人自杀,不必等她亲自见到这种残酷的事情。说后,王后就走了。

  不到一会,果然就有个身穿青衣头蒙黑纱手脚自由的犯人在国王面前站定了。国王记起王后所说的话,就说:“犯罪的人,你如今应该死了,你不必说话,不必作任何分辩,拿了这把宝剑自刎了吧。”

  那黑衣人把剑接在手中,沉沉静静走下台阶,在院子中芙蓉树下用剑向脖子一抹,把血管割断,热血泛涌,便倒下了。国王遣人告给王后,仇人已死,请来检视,各处寻觅,皆无王后踪迹。等到后来国王知道自杀的一个“仇人”就是王后自己时,检察伤势,那王后业已断气多时了。

  那王后自杀后,国王才明白她所说的仇人,原来就是她自己的衰老。她的意思同中国汉武帝的李夫人一样,那一个是临死时担心自己老丑不让国王见到,这一个是明白自己老丑,便自杀了。

沈从文:爱欲

服饰纺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