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海信托净利增长超100%“后进生”是如何补

2019-11-11 作者:贷款   |   浏览(170)

  信托业绩并非一成不变,总会上下波动,或大或小。这其中也暗含了中下游公司步入“优等生”的路径——业绩高增长。据中建投信托博士后工作站整理,2018年有三家公司实现净利润同比50%以上的增长,其中光大信托、中海信托增长超过100%。

  光大信托方面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经营业绩的主要增长动力源于公司对市场形势与监管政策的正确把握,主动管理能力不断加强,业务结构持续优化,综合信托报酬率得到较快增长,有效拉动公司收入利润同比大幅增长。

  不过本次披露业绩的60家公司中37家负增长,其中8家公司负增长超过50%。一位龙头信托公司人士称,金融行业还是要稳健发展,在经济形势不太好的情况下,应该更审慎一些,长远发展更加重要。

  同时,60家公司合计营业收入同比下滑6.5%;净利润下滑5.7%。一位华北地区信托公司人士称,这个降幅已经算稳健经营了,没有为了业绩而放开风险敞口。

  “虽然信托业2018年面临诸多挑战,承压明显,但我们认为2018年也是中国信托业从高速粗放发展向全面高质量发展的转型换挡元年。”百瑞信托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研究员谷晓明称。

  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2017年业绩增速令人瞩目的民生信托、渤海信托放缓了步伐,业绩回落。不过,光大信托延续了高增长,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0.98亿元,同比增长84.7%,净利润10.66亿元,同比增长102.4%。

  在实体经济承压,资管新规“降杠杆、去通道、限非标、破刚兑”及行业整体业绩下行的背景下,光大信托的逆势高增长着实显眼,但也有部分业内人士表示担忧。

  对此,光大信托方面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经济下行将会加大金融展业在优质资产获取、风险管控方面的挑战,不过中国经济正处于经济结构调整关键时期,新兴行业领域依然蓬勃发展,仍然有较大的业务机遇。

  在保障业绩持续性方面,光大信托称,一方面做好风险管控,公司已形成一套独特的风险管理体系。具体而言,包括重大项目公司领导实地调研制度;项目立项——评审——决策——风险定价,全流程参与机制;风险经理现场走访核查制度;关联方参与创建的内生企业征信系统,对资信不良的交易对手实行风险预警和市场禁入;全流程针对项目风险的多轮一票否决制。另一方面,发挥信托全周期、全产业链条布局、投贷结合的比较优势,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出发点,有效进行业务布局和优质资产获取。

  同时,中海信托实现净利润15.94亿元,同比增长亦超100%,不过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高增长,主要源于其2018年实现营业外收入10.42亿元,这甚至使得中海信托净利润超过了营业收入。业内人士称,一般营业外收入为奖励、资产处置等。

  几家欢喜几家愁。统计数据显示,金谷信托、华宸信托、长安信托、西藏信托、中江信托、新华信托、中粮信托、华融信托8家公司的净利润负增长超过50%,其中华融信托负增长93.2%。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这些公司业绩下滑均有相应原因。如长安信托人事变动较大;中江信托涉及股权交易并频频爆出违约;新华信托涉及股东背景和股权交易;中粮信托在曲线上市途中,不良暴露比较充分;华融信托则受集团的人事调整和回归主业影响。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60家披露财务数据的公司合计实现营业收入987.78亿元,同比下滑6.5%;净利润557.3亿,同比下滑5.7%。此前,信托业协会披露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全行业实现营业收入747.66亿元,同比略降1.15%;利润总额494.43亿元,同比下降10.72%。

  “业绩下滑是一个总体现象,不是个案,这种下滑是符合整个大资管行业走向的。”前述华北地区信托公司人士称,“原因在于:一是同业合作类业务减少,资金减少;二是一级市场有很多非标爆雷影响利润,同时宏观经济形势下行压力较大,大家选取资产更加谨慎,一部分公司主动选择行为导致业务量减少,资产量减少。另外,二级市场波动下行,导致不少公司投资收益也有减少。”

  在业绩下滑时,也有一些指标向好。如信托公司主营业务增长较为明显,60家公司实现手续费及佣金收入723亿元,同比小幅增长1.42%。业内人士称,信托收入没有明显下降,一是虽然规模萎缩,但尚处于高位;二是信托报酬上升,信托公司主动管理能力加强。

  除此之外,信托公司转型也在2018年取得了一些成绩。如近日发布的《中信信托扶贫公益报告》显示,中信信托已在全国34个省市自治区开展扶贫公益活动,合作开展了43个社区公益项目与5个环保组织项目,惠及86489人。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光大信托2018年底家族信托和慈善信托落地约10单,消费信托放款量200亿元左右。

  对于信托业2019年的业绩展望,前述华北地区信托人士称,总体会延续2018年的走势,小幅下滑。首先资产规模大概率不会上升;其次宏观经济未明显好转的情况下,优质资产选取压力仍在,所以大的趋势性机会较少,业绩恢复增长压力较大。另外资管新规过渡期越来越短,但截至目前信托业净值化、打破刚兑等动作还较少,因此业务调整压力较大。

大、中海信托净利增长超100%“后进生”是如何补